麻生大郎

大麻历史—上瘾五百年?

《上瘾五百年》 作者:[美] 戴维·考特莱特 著 大麻原产于亚洲中部,最早于六千多年前在中国有大量种植。大麻是有多种用途的高价值作物,除了萃取瘾品之外,产品包括食用油、可食用的大麻籽、牲口饲料、大麻纤维。中国人用大麻纤维制作绳索、渔网,以及平民大众的衣服原料——因为丝织品只有富贵人家穿得起。 由于大麻的用途广,韧性强——在各种气候区从海平面到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度都可以栽种,所以必然会成为广泛栽种的作物。大麻刺激精神的作用在许多社会中受到重视,其中又以印度为最。 印度被称为世界上最早崇尚使用大麻的文化。昔日的印度教医学(ayurvedic)与伊斯兰教医学(tibbi)的诊病者会开出口服大麻的药方来治疟疾等传染病或风湿等疼痛症。一般印度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民间疗法也使用大麻,并且用它来消除烦躁与疲劳,在收获季节尤其常用。战士们饮大麻药来壮胆,苦修僧借它来安神;新婚夫妇用它增进情趣。大麻也是廉价而普遍的春药,甚至可在母马交配前喂食大麻。 大麻在印度的普遍使用显然在莫卧儿王朝统治的时代(1526~1857年)达到顶峰,印度次大陆上处处有人种植大麻,也到处盛行使用各种不同的大麻配方药剂。英国人占领印度以后,认为大麻是麻醉剂而反对使用。到了20世纪,西化的印度统治阶级也加以反对。一般民众和精英阶层的看法大都容忍效用温和的大麻药,毕竟三教九流各行各业都有人服用。至于吸食大麻烟与大麻脂,令人联想到社会底层的不法之徒,所以越来越不被接受。 大麻最初在欧洲出现是什么时候,我们并不能确定,但很可能是中亚草原的游牧民族引进的。希罗多德在公元前5世纪后半期撰写的《历史》之中有一段描写斯基泰人(scythians)在燃烧大麻籽的浓烟中“快活地叫嚣……他们以此取代普通的沐浴,却从不洗澡”。阿拉伯人从希腊医学和植物学中认识了大麻,也在跟伊朗与印度的交易中更直接地学会用大麻。按民间传说,药用大麻于6世纪中叶传入伊朗,乃是一位印度朝圣者带来的。但有些学者认为,大麻传入近东的时间应该更早,希伯来文的《圣经·旧约》和阿拉姆语的译本之中都提到了大麻。 打倒鸦片 到了14世纪,大麻烟的生产已经十分稳定,在尼罗河三角洲尤其显著。这期间,阿拉伯贸易商已经把大麻一路传播到非洲东海岸,再由此传入非洲大陆的中部与南部地区。简言之,哥伦布率领三艘缠满大麻绳索的大船于1492年8月3日早上从西班牙起航之前,大麻烟已经传遍欧、亚、非三洲的大部分地区了。 西班牙人于16世纪开始在殖民地栽种大麻,一直到大麻农业在加州兴盛了一段时期的19世纪早期为止。法国人和英国人也在殖民地种大麻。殖民列强种大麻为的是收取大麻纤维,主要是供船舰的绳缆之用,从未重视大麻的药用价值与影响精神状态的效能。 列强引入的奴工的看法可就不一样了。来自安哥拉的奴隶把(用朗姆酒、劣等烟草和其他东西买来的)大麻带到巴西东北部的甘蔗园,大约在1549年以后成为固定种植的作物。按传说,奴隶们把大麻籽放在捆入破烂包袱的布娃娃里。地主准许奴隶在一行行甘蔗之间的空隙栽培maconha(即大麻),也准许他们在农忙以外的闲暇时间抽大麻做白日梦。地主们自己却依然只抽雪茄。 当地的印第安人以及欧洲人与印第安人混血的乡下人学会拿大麻当药材和联络感情之用,后来城市的劳工也学会了。人类学家薇拉·鲁宾(Vera rubin)称这种使用模式为“大麻情结”,用途包括绳索与衣着、食物与香料、提神剂与补品、药材与消遣解闷之物(这末一项大多是在男性欢聚的场合中)。鲁宾指出:“民间对于大麻经常性的多方面使用,大致限于农民、渔民、城乡的工匠及粗重劳工等社会底层。此外只有在宗教仪式中有神职人员使用。” 欧、亚、非洲的大麻情结也在巴西发生,大麻变成巴西殖民地区穷人的鸦片。北美洲的大麻种植虽然比南美洲普遍,收成也比南美洲好,却没有出现这种模式。极有可能是因为运往英国殖民地的奴隶来自更靠近西非海岸的一带,使用大麻的风气并不盛行。此外,欧洲来的殖民者本来就有自己的以酒解闷的文化,以及17世纪兴起的抽烟消遣的文化。 17世纪晚期的通俗烟草招牌 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的这段时间,美洲的大麻烟重心从巴西移到了加勒比海地区。转移过程与吸鸦片的全球化发展类似,关键因素都是移民与远途运输。自1838年起,美洲殖民地的奴隶制度结束,甘蔗园面临欠缺廉价劳工的问题。殖民农庄主人便从印度输入契约佣工,其中将近50万人到了加勒比海地区。大麻情结也跟着他们一起到来,这一点颇令白人社会不满。1913年的牙买加 《拾穗日报》 (Daily Gleaner)的社论指出,这东西传到有非裔族群的岛上,成为非裔族群喜欢栽种的作物,这是不好的现象,日后可能发生和中国的鸦片问题差不多的祸害。 事实果然与这个预言相去不远。到了1970年代,牙买加乡村男性成年人口有60%抽大麻,其中半数烟瘾很大。用大麻泡茶或充当补品与提神剂的民间药用方式也十分普遍,甚至笃信基督教的人也不认为吃喝大麻剂是坏事或可鄙的。 1900年以后的30年中,有超过100万名的墨西哥劳工进入美国西南部,吸大麻烟的习俗也跟着他们进入美国本土。当时正在进行的香烟革命教美国人用肺来吸入瘾品,顺便带动了大麻烟的传播,美国境内充裕的大麻供应量是另一股助力。田纳西州的罪犯只需摘起在路旁发现的大麻的花冠晒干,就有大麻烟可抽。圣昆丁监狱的受刑人索性就在狱内的空地上种起自用的大麻。 因为普遍容易取得,大麻烟的价格低廉,一支售价在5~50美分之间。这是认同此种新兴流行亚文化的都市年轻黑人负担得起的价钱。这种亚文化的英雄人物是爵士乐手,他们以身作则抽大麻而居推广之功。 劳工阶级男性利用大麻逃避现实、及时行乐也不算新鲜事。但当时美国人服食的大麻和传统印度大麻的服用形态并不一样,这是比较限于满足快感需求的,并不当作药用茶或民间药剂,只图吸它能够享受一下。美国人的使用模式有别于古老的且用途较多样的大麻情结,鲁宾称之为Marijuana complex(大麻烟情结)。 美国的大麻情结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跻身主流社会。自从19世纪40年代巴黎的“大麻会馆”进入全盛期,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就开始抽大麻,为的是寻找新鲜刺激以及诗人波德莱尔所说的“强化的个人特质”。但带头做的人非常少,跟进的人也寥寥无几。到了1960年代,数以百万计的穿着喇叭裤的学生点起大麻烟,情况可就不同了。心理学家威廉·麦格劳特林(William McGlothlin)对这个现象做了简单扼要的概括:“透过嬉皮运动的中介,大麻烟从一个社会底层的瘾品脱胎而成为中等阶级与上流社会的瘾品。”媒体对于嬉皮有利的(即便不是故意偏袒,也是不符合事实的)报道,加上种族隔离制度、都市物质主义、越战的令人反感,都引起年轻人一窝蜂地效尤。大麻烟正好成为叛逆行为的多重价值的象征,因而在高中生及大学生之中蔚为风潮。根据密歇根大学的研究报告,从大一到大四的吸大麻人数是逐年上升的,但研究生的吸食者递减。因为研究生比较偏好镇静剂。 后起的这个大麻情结在美国特别受瞩目。据估计,到1979年为止,约有5500万美国人吸食过某种形态的大麻,其中2/3是18至20岁的年轻人。类似现象很快就蔓延到全世界。典型的吸食者是十几岁到20出头的没有虔诚宗教信仰的男学生。大都市和市区近郊是主要的市场所在。丹麦的大麻吸食者最常出没的地方是哥本哈根,瑞典吸食者的集中地是斯德哥尔摩,其他国家可以类推。不论在哪里,年轻的大麻吸食者进而吸食其他瘾品的可能性都远高于不吸大麻的人。 由于年轻人对于瘾品引起的不良反应的忍受力比较强,自然就比年长的人更想要寻求新鲜刺激,更容易瞻前不顾后,也更急于模仿同侪。这些心理特性都易于促成瘾品滥用。在生活富裕的西方社会以及正在西方化的社会里,在凸显个人风格、及时行乐、性解放的意识正在抬头的时代,这些心理因素的影响尤其不可忽视。 传播媒体从旁煽风点火也是功不可没的。以1955至1972年间美国与欧洲发行的电影计算,有72部含有与毒品相关的剧情或主题。电视的新闻和娱乐节目也都在告诉观众最新的瘾品的使用方式,而播放的广告更不断鼓吹毫无限度满足个人欲望的观念。克里斯托弗·勒希(christopher Lasch)曾经指出,“舒利兹”啤酒当年广告中那种偏颇言语根本与啤酒无关,推销的其实是唯我主义:“你只走这一遭人生,能享受的玩意儿,一样也别放过。”年轻人越认为自己是不吃白不吃的消费者,越生活在自我满足与失望循环的世界里,就越有可能认为大麻只是一大堆商业推销的快感之中的一项选择。 (以上由麻生大郎引自南方周刊,不代表本站观点,不做投资建议,若有侵权请告知下架)

如何提高种植产量:一株大麻的产量是多少?

影响大麻产量地因素非常多,每次培育也都是不同的。没有人能够提供一个固定地数字,但我们可以给出一些合理的数字作为参考。 “一株植物能生产多少大麻?一支600瓦的HPS(High Pressure Sodium/高压氖)或LED植物生长灯的产量是多少?” 室内 – 平均产量与影响因素 当你在室内种植大麻时,灯光是最重要的。经验丰富的农夫每瓦能产生大约1克(1克= 0.035盎司)大麻。按此,400瓦的HPS灯可能产出约400克(14盎司)的干燥的可用大麻。 同样,1200瓦HPS灯可以产出约1200克(42盎司)的大麻。 影响产量的因素: 合适的设备 充足的营养液 有益的空气质量 足够的生长空间和株距 室内土培 – “土耕栽培”室内种植大麻 如果使用室内土培,那么预期的产量会比培水低。这是因为水培可以更好地控制植物接收的营养物质。 虽然土培相对产量低,但更好操作。这是因为它不仅为错误创造了一个缓冲区,而且还保留了土壤中的养分。当在土壤中生长时,pH和TDS存在出错的余地并且在产量上付出代价。 如之前提到过的,预计每瓦最多1克。600瓦的灯可以产出约600克(21盎司)大麻。 室内水培 – “水耕栽培”室内种植大麻的产量更高 水培的产量一般比土培高20%。但容错率更低。您必须非常小心TDS和pH值,因为根直接在水中(而不是土壤),不正确的值会立即影响植物。 预期每瓦1.2克。600瓦的HPS灯可以产出约720克(25盎司)大麻。 室外 – 室外种植大麻的植物的平均产量 预期产量为500克(17.5盎司)大麻。一定要有足够的株距(至少两米),还有注意水,养分和防虫。 最好在室内先将幼苗发芽,在那里你可以更好地控制湿度和温度,之后再挪到室外。 —– 结论 —– 总而言之,以500瓦灯光产出500克(17.5盎司)作为目标。再除以株距就估算出每株大麻地产量了。 给您的植物选择好的植物生长灯很重要! (图片和本文由麻生大郎编辑自网络,仅供参考不负任何责任,若有冒犯侵权请告知下架) 需要种植设备,点这里有大优惠!

加拿大31名华裔被捕 警方破获1.5亿非法大麻

(本文图片均引自都市网,若有不妥,请告知下架) 随着北美大麻热潮兴起,越来越多的华人卷入大麻案件中,以下引用都市网的报道,您怎么看? 加拿大约克区警方在多个城镇进行搜捕工作,检获市值1.5亿元非法大麻,行动中有37人被拘捕,31人相信是华裔,已落案起诉67项罪名。当局仍在调查该案,呼吁知情人士提供线索。 新闻网站yorkregion.com访问约克区警方发言人柏德顿警长(Sgt. Andy Pattenden),他说有组织犯罪调查组探员,于暑假时进行代号“绿色扫荡”行动(Project Green Sweep),今次检获的非法大麻是其中的工作。 柏德顿表示,行动是警队服务的大麻执法政策的一部分,警员在约克区包括万锦市、皇帝镇(King)、史托维尔(Stouffville)和东贵林伯利镇(East Gwillimbury),分别在室内和室外执行15次搜捕行动,拘捕37人,落案起诉67项罪名 收获大麻均在黑市发售他指出调查人员相信有组织犯罪集团利用药用大麻法例的许可证,这是容许某些指定种植户可以种数以千计大麻,以及数百磅已收成大麻作为私人用途。领有牌照的种植户,在每个地址可以申请牌照,然后变成独立的大麻种植场。 今次的检控,警方确定种植和收获所有大麻地点均在黑市发售。柏德顿称,有组织犯罪集团渗透在这个行业,利用现行法例的漏洞进行非法活动。他们把来自非法大麻交易的收益,经常为其他方面提供资金,包括分配其他非法毒品和枪械。 是次行动检获近29,000棵大麻,以及已收成大麻约1,800公斤。另搜获七支手枪,两个十字弩及一支电枪。位于辛伯格(Schomberg)地点发现多头外来动物,包括三只袋鼠和两只斑马,警方已通知动物管控部门进行调查。 约克区警察总长麦斯云(Jim MacSween)表示,区内非法生产大麻问题日益严重,不少市民经常举报这类大规模室内和室外种植活动。有组织犯罪继续利用过时的加拿大卫生部医疗牌照系统,从而获得庞大利润,引发暴力事件,并为社区中其他犯罪活动提供资金。 被捕人士的资料及被起诉的罪名如下:* 东贵林伯利镇居民包括:33岁的Blair RAMSEWAK、44岁James ODDI、73岁Jan HOGENKAMP、58岁Danny LANIGAN、58岁Jian WU、31岁Qi HUANG和52岁Qi LI,他们被控种植作分销用途,非法拥有两件武器和枪械,以及不小心存放枪械。 * 万锦市居民包括:21岁Elaine CHOW、58岁Louie CHOW,41岁Chi DIEP和58岁Nguyet TRINH,被控种植作分销及拥有大麻出售用途。 * 40岁纽马克居民Zong ZOU;乔治拿镇(Georgina)居民包括81岁Gerald DRAPER、58岁Ross DRAPER、56岁Jinman HUANG、34岁Yue HUANG、66岁Changlu JIANG、39岁Guang LI、51岁Deping QI、64岁Zhenzeng WENG,47岁Xuehong YU和37岁Ran ZHAO;皇帝镇居民包括47岁Kai CHOW、53岁Wei CHUNG、52岁Xiao FENG、55岁Min HUANG,55岁Jian LI和64岁Wei-Chieh YU;惠特彻奇-史托维尔居民包括41岁Dong MO和44岁Kai CHO;东贵林伯利镇居民包括:28岁Chris LEUNG、48岁Donlai MA、30岁Ri HE和38岁Lian LU,被控种植作分销用途。 …

加拿大31名华裔被捕 警方破获1.5亿非法大麻 Read More »

大麻对皮肤的影响

大麻究竟对我们皮肤产生怎样的影响呢?(转载自汉麻博士) 1、大麻有助于减轻皮肤的刺激 大麻在使用时可以缓解疼痛,同时减少肿胀,使其成为帮助治疗皮肤划痕、皮疹、皮肤干燥以及更严重的皮肤病的“帮手”,如特应性皮炎(AD)等。 更重要的是,大麻中存在的高浓度不饱和脂肪酸可以帮助减轻与湿疹相关的瘙痒和炎症。根据国家湿疹协会(NEA)的研究,大麻素与皮肤中的受体结合可以缓解AD的症状。 2、大麻有助于延缓皮肤老化 大麻在使用时,可以减缓皮肤老化过程。 大麻中发现的CBD是比维生素C或E更有效的抗氧化剂,它可以有效缓解皮肤的皱纹和细纹。此外,CBD还能中和自由基,防止自由基损伤皮肤中的胶原蛋白和弹性蛋白,保持皮肤紧致。 因此,大麻不仅可以使你的皮肤看起来更年轻,而且还可以让皮肤更健康。 3、大麻可以对抗痤疮 大麻中含有必需脂肪酸以及丰富的抗氧化剂,可以为痤疮患者提供水合作用,而且它的抗菌特性可以帮助治疗皮肤上的细菌感染,同时又不会堵塞毛孔,具有一定的抗炎性,因此大麻可以改善痤疮的外观,减少活动性痤疮的炎症。 此外,CBD可以抑制并帮助调节脂质生成,这有助于对抗过度油腻的皮肤。 4、大麻可以抗击细菌性皮肤感染 目前,大麻素已被发现可以抗击无数细菌性皮肤感染如蜂窝组织炎、脓疱病、毛囊炎甚至是MRSA(一种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是临床上常见的毒性较强的细菌)等等,也因这种特性,大麻也常常被用于特殊皮肤病的治疗当中。 (麻生大郎编辑自网络,原文作者:汉麻博士,若有冒犯不妥,请告知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