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美国患者寻求类似的授权,澳大利亚将裸盖菇素和摇头丸处方合法化

澳大利亚政府重新安排了迷幻药 psilocybin 和 MDMA,以便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和难治性抑郁症的人提供药物。 这些物质并未被合法化以广泛使用,但通过将它们列入该国药物法规下的附表 8 治疗用途,符合所需标准的精神科医生将能够开出迷幻药。这些药物将保留在更严格的附表 9 中,以防未经授权使用。 澳大利亚治疗用品管理局 (TGA) 在周五的一份通知中表示:“该决定承认目前患有特定治疗抵抗性精神疾病的患者缺乏选择。” 它说,“这意味着从 7 月 1 日开始,裸盖菇素和摇头丸可以在受控医疗环境中用于治疗” 。“然而,患者在迷幻剂辅助心理治疗期间可能很脆弱,需要控制措施来保护这些患者。” “该决定是在向 TGA 申请重新分类毒物标准中的物质、广泛的公众咨询、专家小组的报告以及从药品调度咨询委员会收到的建议之后做出的。 目前没有经过 TGA 评估的质量、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含有裸盖菇素或摇头丸的获批产品。然而,这项修正案将允许授权的精神科医生获得并合法地向他们照顾的患者提供含有这些物质的特定‘未经批准’的药物,用于这些特定用途。” 这正是美国倡导者希望看到的行政行为类型,特别是考虑到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 将裸盖菇素和 MDMA 指定为突破性疗法。 “澳大利亚的政策变化是每个国家都应该考虑的:受苦的人,无论国籍,都需要更多机会获得新的治疗方法,”总部位于美国的多学科迷幻研究协会执行董事里克多布林在一份新闻稿中说。“我们希望这一公告将鼓励更多的国际讨论和合作,以获得迷幻疗法和全面的药物政策改革。” 加利福尼亚州参议员 Scott Wiener (D) 发起了使拥有某些迷幻药合法化的立法,称澳大利亚的发展是“好消息”。 在美国,缉毒局 (DEA) 去年再次拒绝了重新安排裸盖菇素的请愿书和一名医生要求联邦豁免获得和管理绝症患者的迷幻药的请求,这在联邦法院引发了一系列新的法律挑战。 华盛顿州姑息治疗专家 Sunil Aggarwal 一年多来一直在与 DEA 争夺裸盖菇素的使用权。但该机构拒绝了他将这种物质置于较低药物时间表中的请求,以及医生根据联邦“试用权”(RTT) 法提出的豁免请求。 该案的律师马特·佐恩 (Matt Zorn) 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在针对 DEA 的案件中,澳大利亚改革的过程“正是我们正在寻求做的”。 “我唯一想强调的是这是怎么发生的。申请人于 2022 年 …

因为美国患者寻求类似的授权,澳大利亚将裸盖菇素和摇头丸处方合法化 Read More »

农场的大麻,舞厅的荷尔蒙,与美国人的持枪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华人农历新年期间发生血腥枪击案:1月21日,大年三十,南加州城市蒙特利公园市(Monterey Park)“舞星”舞厅枪击案,11人死亡,9人重伤,72岁凶手陈友艮(Huu Can Tran,音译)与伤亡者都是华人;23日,年初二,北加州城市半月湾(Half Moon Bay)“山蘑菇农场”枪击案,7人死亡,66岁凶手赵春利(Chunli Zhao,音译)与5名死亡者为华人。 “舞星”舞厅,经营了30多年。流连这间舞厅的多数为当地中老年华人,成为一些中老年华人宣泄婚外情欲的场所;美国中文《世界日报》说:许多孤独灵魂,都在那里试图寻找人生第二春。当音乐响起,那些中老年人搂抱着不是自己丈夫或妻子的异性欢快起舞,场内顿时洋溢荷尔蒙的气息,荷尔蒙膨胀,争风吃醋在所难免。在南加州让人荷尔蒙膨胀的地方还有距蒙特利公园市不远的罗兰岗(Rowland Heights),中国权贵和富人的二奶区,每当夜幕降临,寂寞的二奶和生猛的牛郎,便在那里寻求各自的需要。 半月湾“山蘑菇农场”,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这间农场不种蘑菇而种大麻。美国大麻合法化,种大麻与卖海洛因一样,成为暴利行业,行业中黑吃黑,华人大麻业者因分利不匀或各种利益冲突而发生血案。去年11月,奥克拉荷马州一间大麻农场,一位名叫陈武(Wu Chen,音译)的华人便枪杀了与他一起种大麻的四名华人。 据媒体报道:陈友艮是因为自己没有被邀请参加舞会妒火中烧而杀人;赵春利在杀人时一会愤怒一会笑,他在狱中接受电视台访问称自己杀人时神志不清。陈友艮和赵春利有可能分别受荷尔蒙和大麻的影响而行凶。本来他们即使罹患某种精神疾病或一时失去理智,大可施展拳脚让对手鼻青脸肿,但他们都有持枪权,于是便上演了骇人听闻的血案。 这两起血腥抢案,根源都不在舞厅的荷尔蒙和农场的大麻,而在于保障美国人拥有持枪权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Second Amendm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宪法第二修正案》诞生于1791年12月15日,为这一修正案辩护的最大理由,是人民手中有了枪,当政府镇压人民时,人民便可以拿起枪反抗。230年来,一个发生概率为零的假设,让美国人付出了每年无辜死亡3万到5万人的代价。230年前《宪法第二修正案》或许有某些正当性,到今天它已经成了恶法。况且美国的民主要靠人民手中有枪来维持,那么公正选举和三权分立的政体何在?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指出,《宪法第二修正案》,是一项“自杀法案”;但美国最高法院去年6月的一项裁决,再次重申维护美国人持枪的权力。 2023年1月,全美4人以上死亡的大规模枪击案发生超过33起。据研究机构“枪枝暴力档案”(Gun Violence Archive)统计,截至2022年,美国已连续3年,每年发生超过600起大规模枪击事件。所以这次加州华人枪击案发生,美国媒体已经不再用“震惊”(Shock)来形容。相信过不了几天,美国人就将忘记这两起枪击案,而以平常心等待下一次血腥枪击案发生。 (以上由麻生大郎引自法广新闻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不做投资参考,若有侵权请告知下架)

大麻投资者应该关注什么?

即使大麻合法化,它也无法解决很多大麻生产商,尤其是加拿大大麻公司的问题 美国总统拜登最近签署一项聚焦于研究的大麻改革法案,大麻股随之出现异动。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大麻合法化即将实现,也不能成为你买入大麻公司股票的理由。开门见山,大麻合法化或改革相关的新闻不应该影响到你的大麻投资策略。 真正的大麻改革可能还要很多年才能实现 虽然大麻研究法案的通过对大麻行业是一个好消息,但对于美国大麻改革意义其实并不大。在最近的中期选举当中,民主党丧失对了众议院的控制。考虑到共和党对于大麻改革的立场,我们可以合理推测未来两年美国大麻合法化取得重要进展的可能性不高。 现在大麻行业的问题是,一旦出现利好,大麻股就会暴涨。不过,大麻投资者不应该过度关注大麻合法化的新闻,那些财务状况惨不忍睹的公司就更不要说了。 投资者应该关注的是基本面 每次出现大麻改革利好,Tilray Brands, Inc.(NASDAQ:TLRY)和Canopy Growth Corporation(NASDAQ:CGC)这两只大麻股总是会出现暴涨。这两家公司都迫切希望进入美国市场并将其视为长期增长计划的关键部分。 但是,这两家大麻公司的经营状况都不好。Tilray过去12个月的净亏损高达$5.086亿,同期Canopy Growth的亏损总计将近30亿加元。此外,它们最近增长也很乏力。长期来看,这种趋势可能会逆转,尤其是如果美国大麻市场开放的话。但是,另一种可能是Tilray和Canopy Growth继续追加投入,亏损额继续升高。 大麻投资者应该优先选择美国大麻股 投资类似Tilray和Canopy Growth这样的加拿大大麻股的逻辑在于押注美国大麻合法化。但这种投资的危险在于,即使未来几年内实现了合法化,这些公司有可能因为持续亏损和烧钱已经难以在美国市场上跟美国的大麻跨州运营商(MSOs)开展竞争。 相比之下,类似Curaleaf Holdings Inc.(OTCQX:CURLF)和Green Thumb Industries Inc.(OTCQX:GTBIF)这样的美国大麻股要安全得多。它们的收入更高,盈利波动更小也更优。此外,如果美国大麻合法化,这些大麻股还可以在类似纳斯达克和纽交所等大型交易所上市,届时股价将出现飙涨。 大麻股一直下跌,这是头痛的问题,你中招了吗? (以上有麻生大郎引自北美投资新闻网,不代表本站观点,不做投资参考,若有侵权请告知下架,谢谢)

俄克拉荷马州大麻场“行刑式”杀害 4 人的嫌疑人被捕

执法官员说,在佛罗里达州被捕的嫌疑人认识受害者 一名执法人员在俄克拉荷马州翠鸟县的四人杀人案现场 俄克拉荷马州当局2022年11月22日逮捕了一名嫌疑人,他们认为这名嫌疑人在周日对一个农村大麻农场的袭击中以“处决方式”杀死了 4 人,并打伤了 1 人。 当局在周二晚间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汽车追踪器“标记了他驾驶的车辆”后,嫌疑人陈武 (Wu Chen) 现年 45 岁,随后被迈阿密海滩警察局逮捕。据俄克拉荷马州调查局称,他将面临谋杀和蓄意开枪的指控,并将被引渡到俄克拉荷马州。 俄克拉荷马州调查局局长斯坦·弗洛伦斯周一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陈先生认识受害者,但不清楚是怎么认识的。 “他们都认识彼此,”他说。“不知道他们是否相关,不知道他们是否是同事,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相信他们彼此都很熟悉。” 当局周二表示,遇难者都是中国人,并补充说“由于严重的语言障碍,近亲通知正在等待中。” 该局发言人布鲁克·阿贝特曼 (Brook Arbeitman) 周二在电话中表示,官员们仍在调查杀人的动机。 翠鸟县治安官办公室的代表最初回应了周日大麻农场发生人质事件的电话。 周日下午 5 点 45 分左右,嫌疑人进入了位于俄克拉荷马城西北约 70 英里的俄克拉荷马州亨尼西附近一条乡村公路上的大麻农场的一栋建筑物。Arbeitman 女士说,当时大楼内有几名员工。 当局表示,在暴力事件爆发之前,嫌疑人在大楼内“待了很长时间”。 阿贝特曼女士说,这三名男子和一名女子是以“暴力、处决式的方式”被枪杀的。她没有提供更具体的信息。 “这显然是一次处决,而不是随意开枪,”她说。 阿贝特曼女士说,周二受伤的人仍在住院。 俄克拉荷马州麻醉品和危险药物管制局的发言人马克伍德沃德也在调查死亡事件,他周二在电话中说,发生杀人事件的地点有种植大麻的许可证。但他补充说,官员们仍在调查该许可证是合法获得还是以欺诈手段获得。 伍德沃德先生说,自 2021 年春季以来,该州已发放了约 8,500 个大麻种植许可证,但官员们已确定其中约 2,000 个许可证是通过欺诈手段获得的。 为获得执照,俄克拉荷马州要求申请大麻农场至少 75% 所有权的申请人必须证明他们已在该州居住至少两年。伍德沃德先生说,这项规定很容易绕过,人们——主要来自中国和墨西哥等国家——在该州找到“幽灵所有者”来帮助满足要求,并建立为黑市发展的犯罪组织。 “我不能说这就是这个组织正在做的事情,”伍德沃德先生谈到发生杀戮的农场时说。“这就是我们将在调查中确定的内容。” 他补充说,“还有一个暴力方面”与犯罪组织有关,未偿还的债务往往会导致暴力。 “我们在俄克拉荷马州发生了几起与医用大麻企业有关的凶杀案,”伍德沃德先生说。 另据业内人士:涉案人员浓重的福州长乐口音 (以上文字和图片引自纽约时代,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不妥请告知下架)

美国大麻改革立法即将通过,大麻股票会触底反弹吗?

美国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Cory Booker表示,他相信在即将到来的国会跛脚鸭会期(lame-duck session)中,可以通过某种形式的大麻改革立法。但他补充称,这很可能不是他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Chuck Schumer公布的《大麻管理和机会法》(The Cannabis Administration and Opportunity Act)草案。 据悉,《大麻管理和机会法》草案寻求结束美国联邦对大麻的禁令。该草案提议把大麻从《管制物质法》中删除,消除联邦对非暴力大麻犯罪的定罪,并建立一种对大麻征税的方法。 Cory Booker表示:“也许这不是我与Chuck Schumer一起起草的《大麻管理和机会法》草案,而是一项将恢复性司法和一些公平的银行条款联系起来的努力。”他表示,立法获得通过的可能性“较高”,但不是“极高”。据悉,这项名为“SAFE Banking Plus”的潜在立法将允许合法的大麻企业进入美国银行体系,并提供一些改革措施。该立法似乎正在参议院取得进展。 大麻相关ETF包括:AdvisorShares Pure Cannabis ETF(YOLO.US)、Amplify Seymour Cannabis ETF(CNBS.US)、ETFMG Alternative Harvest ETF(MJ.US)、AdvisorShares Pure US Cannabis ETF(MSOS.US)和Global X Cannabis ETF(POTX.US)等 现在已经跌的一塌糊涂,会触底反弹吗? (汇编自网路,不代表本站观点,不做投资参考)

中国电子烟国标将实施,警惕上头电子烟

中国是电子烟第一生产大国,中国国内电子烟的销售数量在逐年增加,但电子烟的监管处于“无产品标准、无质量监管、无安全评估”的“三无”状态。若无标准进行严格规范,电子烟会对消费者的健康、安全产生直接的威胁。 为保护消费者利益,规范电子烟产业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下达了电子烟强制性国家标准的制订计划。《电子烟》(GB 41700-2022)是2022年10月1日实施的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归口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烟草专卖局。 国标明确规定,不应使产品特征风味呈现除烟草外的其他风味,即水果口味的、不含烟碱的电子烟产品不得再销售。新国标对烟具也有限制,10月1日起烟具上要标注吸电子烟有害健康,请勿在禁烟场所吸电子烟的健康警示。另外,烟具还应有儿童锁功能和防止意外启动的保护功能。 符合国标的电子烟 电子烟又名电子烟碱传输系统,是一类设计用来向肺部传输烟碱的消费品,可迅速向消费者传送足够的烟碱来模拟吸烟的感官感受,原理是将一个塑料管或金属的一端置于嘴中,吸气抽出装置中气雾化烟油混合物送入呼吸系统。电子烟包括电子雾化系统、可充电电池和充电器、电子调节器和可更换的烟弹。普通电子烟烟弹成分主要由水、丙二醇、甘油、尼古丁和调味剂等组成。 电子烟以其新颖外表,在年轻人社交圈中广泛传播。然而在这个传播之中,有不法分子瞄准了年轻群体以及电子烟监管确实,铤而走险在电子烟油中添加违禁物质,宣传“吸一口飘飘欲仙,安全上头无隐患……”,“合法上头”,“合法飞行”,这就是“上头电子烟”!与普通电子烟不同,“上头电子烟”掺入四氢大麻酚或者合成大麻素类等新精神活性物质。 上头电子烟 上头电子烟的成分 四氢大麻酚(THC):这是毒品大麻的有害成分,吸食后会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常会出现幻视、焦虑、抑郁、情绪突变、妄想狂躁、意识不清等不良反应,长期吸食会导致免疫力低下,诱发精神错乱和自杀倾向。 大麻 合成大麻素类:人工合成大麻素的AM-FUBINACA(或MDMBCHMICA)成分比天然大麻植物中THC 成分的危害要大得多,同样的剂量下,毒性甚至比海洛因还大(1g 相当于5.5 g 海洛因),这导致很多大麻滥用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过量吸食而导致的中毒现象。 添加合成大麻素的烟油 2021年7月1日起,《关于将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和氟胺酮等18种物质列入的公告》生效,我国对合成大麻素类物质实行整类列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无论数量多少都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予以刑事处罚。司法机关在具体量刑的过程中,会依照合成大麻素依赖性折算表,将合成大麻素折算成同比例的海洛因,来确定具体的毒品数量,以实现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 如今电子烟国标出台,野蛮生长的电子烟逐渐走上正轨,然而要注意“上头电子烟”是否会转入“黑市”更加猖獗地售卖,这要提高警惕,加大打击力度。另外有些电子烟用户在正规电子烟市场无法购买自己喜欢的电子烟口味,从而转入其他非法销售渠道进行购买,有可能会买到披着“口味电子烟”外衣进行售卖的“上头电子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染上毒瘾。 需要谨记“上头电子烟”是毒品!不要因为一时好奇,让自己一辈子后悔。擦亮双眼,远离新型毒品侵蚀!“上头电子烟”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和隐蔽性,导致很多人群误吸而不自知,如果担心自己或他人误吸上头电子烟,可以通过毛发进行定性检测,也可以保存烟油等物质样本向检测单位咨询送检。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转自自媒体平台用户上传并发布,不做投资参考,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冒犯侵权请告知下架。

大麻历史—上瘾五百年?

《上瘾五百年》 作者:[美] 戴维·考特莱特 著 大麻原产于亚洲中部,最早于六千多年前在中国有大量种植。大麻是有多种用途的高价值作物,除了萃取瘾品之外,产品包括食用油、可食用的大麻籽、牲口饲料、大麻纤维。中国人用大麻纤维制作绳索、渔网,以及平民大众的衣服原料——因为丝织品只有富贵人家穿得起。 由于大麻的用途广,韧性强——在各种气候区从海平面到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度都可以栽种,所以必然会成为广泛栽种的作物。大麻刺激精神的作用在许多社会中受到重视,其中又以印度为最。 印度被称为世界上最早崇尚使用大麻的文化。昔日的印度教医学(ayurvedic)与伊斯兰教医学(tibbi)的诊病者会开出口服大麻的药方来治疟疾等传染病或风湿等疼痛症。一般印度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民间疗法也使用大麻,并且用它来消除烦躁与疲劳,在收获季节尤其常用。战士们饮大麻药来壮胆,苦修僧借它来安神;新婚夫妇用它增进情趣。大麻也是廉价而普遍的春药,甚至可在母马交配前喂食大麻。 大麻在印度的普遍使用显然在莫卧儿王朝统治的时代(1526~1857年)达到顶峰,印度次大陆上处处有人种植大麻,也到处盛行使用各种不同的大麻配方药剂。英国人占领印度以后,认为大麻是麻醉剂而反对使用。到了20世纪,西化的印度统治阶级也加以反对。一般民众和精英阶层的看法大都容忍效用温和的大麻药,毕竟三教九流各行各业都有人服用。至于吸食大麻烟与大麻脂,令人联想到社会底层的不法之徒,所以越来越不被接受。 大麻最初在欧洲出现是什么时候,我们并不能确定,但很可能是中亚草原的游牧民族引进的。希罗多德在公元前5世纪后半期撰写的《历史》之中有一段描写斯基泰人(scythians)在燃烧大麻籽的浓烟中“快活地叫嚣……他们以此取代普通的沐浴,却从不洗澡”。阿拉伯人从希腊医学和植物学中认识了大麻,也在跟伊朗与印度的交易中更直接地学会用大麻。按民间传说,药用大麻于6世纪中叶传入伊朗,乃是一位印度朝圣者带来的。但有些学者认为,大麻传入近东的时间应该更早,希伯来文的《圣经·旧约》和阿拉姆语的译本之中都提到了大麻。 打倒鸦片 到了14世纪,大麻烟的生产已经十分稳定,在尼罗河三角洲尤其显著。这期间,阿拉伯贸易商已经把大麻一路传播到非洲东海岸,再由此传入非洲大陆的中部与南部地区。简言之,哥伦布率领三艘缠满大麻绳索的大船于1492年8月3日早上从西班牙起航之前,大麻烟已经传遍欧、亚、非三洲的大部分地区了。 西班牙人于16世纪开始在殖民地栽种大麻,一直到大麻农业在加州兴盛了一段时期的19世纪早期为止。法国人和英国人也在殖民地种大麻。殖民列强种大麻为的是收取大麻纤维,主要是供船舰的绳缆之用,从未重视大麻的药用价值与影响精神状态的效能。 列强引入的奴工的看法可就不一样了。来自安哥拉的奴隶把(用朗姆酒、劣等烟草和其他东西买来的)大麻带到巴西东北部的甘蔗园,大约在1549年以后成为固定种植的作物。按传说,奴隶们把大麻籽放在捆入破烂包袱的布娃娃里。地主准许奴隶在一行行甘蔗之间的空隙栽培maconha(即大麻),也准许他们在农忙以外的闲暇时间抽大麻做白日梦。地主们自己却依然只抽雪茄。 当地的印第安人以及欧洲人与印第安人混血的乡下人学会拿大麻当药材和联络感情之用,后来城市的劳工也学会了。人类学家薇拉·鲁宾(Vera rubin)称这种使用模式为“大麻情结”,用途包括绳索与衣着、食物与香料、提神剂与补品、药材与消遣解闷之物(这末一项大多是在男性欢聚的场合中)。鲁宾指出:“民间对于大麻经常性的多方面使用,大致限于农民、渔民、城乡的工匠及粗重劳工等社会底层。此外只有在宗教仪式中有神职人员使用。” 欧、亚、非洲的大麻情结也在巴西发生,大麻变成巴西殖民地区穷人的鸦片。北美洲的大麻种植虽然比南美洲普遍,收成也比南美洲好,却没有出现这种模式。极有可能是因为运往英国殖民地的奴隶来自更靠近西非海岸的一带,使用大麻的风气并不盛行。此外,欧洲来的殖民者本来就有自己的以酒解闷的文化,以及17世纪兴起的抽烟消遣的文化。 17世纪晚期的通俗烟草招牌 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的这段时间,美洲的大麻烟重心从巴西移到了加勒比海地区。转移过程与吸鸦片的全球化发展类似,关键因素都是移民与远途运输。自1838年起,美洲殖民地的奴隶制度结束,甘蔗园面临欠缺廉价劳工的问题。殖民农庄主人便从印度输入契约佣工,其中将近50万人到了加勒比海地区。大麻情结也跟着他们一起到来,这一点颇令白人社会不满。1913年的牙买加 《拾穗日报》 (Daily Gleaner)的社论指出,这东西传到有非裔族群的岛上,成为非裔族群喜欢栽种的作物,这是不好的现象,日后可能发生和中国的鸦片问题差不多的祸害。 事实果然与这个预言相去不远。到了1970年代,牙买加乡村男性成年人口有60%抽大麻,其中半数烟瘾很大。用大麻泡茶或充当补品与提神剂的民间药用方式也十分普遍,甚至笃信基督教的人也不认为吃喝大麻剂是坏事或可鄙的。 1900年以后的30年中,有超过100万名的墨西哥劳工进入美国西南部,吸大麻烟的习俗也跟着他们进入美国本土。当时正在进行的香烟革命教美国人用肺来吸入瘾品,顺便带动了大麻烟的传播,美国境内充裕的大麻供应量是另一股助力。田纳西州的罪犯只需摘起在路旁发现的大麻的花冠晒干,就有大麻烟可抽。圣昆丁监狱的受刑人索性就在狱内的空地上种起自用的大麻。 因为普遍容易取得,大麻烟的价格低廉,一支售价在5~50美分之间。这是认同此种新兴流行亚文化的都市年轻黑人负担得起的价钱。这种亚文化的英雄人物是爵士乐手,他们以身作则抽大麻而居推广之功。 劳工阶级男性利用大麻逃避现实、及时行乐也不算新鲜事。但当时美国人服食的大麻和传统印度大麻的服用形态并不一样,这是比较限于满足快感需求的,并不当作药用茶或民间药剂,只图吸它能够享受一下。美国人的使用模式有别于古老的且用途较多样的大麻情结,鲁宾称之为Marijuana complex(大麻烟情结)。 美国的大麻情结在20世纪60年代开始跻身主流社会。自从19世纪40年代巴黎的“大麻会馆”进入全盛期,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士就开始抽大麻,为的是寻找新鲜刺激以及诗人波德莱尔所说的“强化的个人特质”。但带头做的人非常少,跟进的人也寥寥无几。到了1960年代,数以百万计的穿着喇叭裤的学生点起大麻烟,情况可就不同了。心理学家威廉·麦格劳特林(William McGlothlin)对这个现象做了简单扼要的概括:“透过嬉皮运动的中介,大麻烟从一个社会底层的瘾品脱胎而成为中等阶级与上流社会的瘾品。”媒体对于嬉皮有利的(即便不是故意偏袒,也是不符合事实的)报道,加上种族隔离制度、都市物质主义、越战的令人反感,都引起年轻人一窝蜂地效尤。大麻烟正好成为叛逆行为的多重价值的象征,因而在高中生及大学生之中蔚为风潮。根据密歇根大学的研究报告,从大一到大四的吸大麻人数是逐年上升的,但研究生的吸食者递减。因为研究生比较偏好镇静剂。 后起的这个大麻情结在美国特别受瞩目。据估计,到1979年为止,约有5500万美国人吸食过某种形态的大麻,其中2/3是18至20岁的年轻人。类似现象很快就蔓延到全世界。典型的吸食者是十几岁到20出头的没有虔诚宗教信仰的男学生。大都市和市区近郊是主要的市场所在。丹麦的大麻吸食者最常出没的地方是哥本哈根,瑞典吸食者的集中地是斯德哥尔摩,其他国家可以类推。不论在哪里,年轻的大麻吸食者进而吸食其他瘾品的可能性都远高于不吸大麻的人。 由于年轻人对于瘾品引起的不良反应的忍受力比较强,自然就比年长的人更想要寻求新鲜刺激,更容易瞻前不顾后,也更急于模仿同侪。这些心理特性都易于促成瘾品滥用。在生活富裕的西方社会以及正在西方化的社会里,在凸显个人风格、及时行乐、性解放的意识正在抬头的时代,这些心理因素的影响尤其不可忽视。 传播媒体从旁煽风点火也是功不可没的。以1955至1972年间美国与欧洲发行的电影计算,有72部含有与毒品相关的剧情或主题。电视的新闻和娱乐节目也都在告诉观众最新的瘾品的使用方式,而播放的广告更不断鼓吹毫无限度满足个人欲望的观念。克里斯托弗·勒希(christopher Lasch)曾经指出,“舒利兹”啤酒当年广告中那种偏颇言语根本与啤酒无关,推销的其实是唯我主义:“你只走这一遭人生,能享受的玩意儿,一样也别放过。”年轻人越认为自己是不吃白不吃的消费者,越生活在自我满足与失望循环的世界里,就越有可能认为大麻只是一大堆商业推销的快感之中的一项选择。 (以上由麻生大郎引自南方周刊,不代表本站观点,不做投资建议,若有侵权请告知下架)

加拿大有多嗨-多伦多每年消耗的大麻堆起来 高达2050座CN塔!

加拿大数据分析公司Environics Analytics前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分析显示,加国35岁以下民众中,有超过4成表示曾经吸食过大麻。至于多伦多地区社群,每年吸食的大麻烟数量更达1亿4,170万枝,而且当地的大麻售价,也略高于加国其他地区,因此多伦多又被称为The Big Smoke。 Environics Analytics在报告中作出一项形象比喻,以每枝大麻烟直径为8毫米计算,如果把多伦多人一年内吸食的大麻烟堆叠在一起,高度将会相当于2,050座CN塔。 680News援引调查数据指,尽管多伦多每年消费的大麻量惊人,仍有54%的多伦多人表示,相信吸食大麻对于他们家庭生活带来负面的影响。加拿大的大麻市场金额每年高达39亿元。在多伦多大麻的售价为每克7.67元,比全国平均的每克7.36元略高。 调查还显示,吸食大麻者在多族裔年轻一代、居住于高层柏文大厦中的单身人士群体中最为普遍。吸食大麻最少的族群是居住在都市,且消费水平较高的亚裔家庭。此外,19至35岁年龄层的吸食者,在多伦多全城不同地区分布非常不均匀,以市中心区最为密集。 报告指在高层住宅中吸食大麻最为普遍,这可能会造成一些问题。加拿大在2018年10月17日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实行大麻合法化。不少柏文大厦都曾经试图赶在那一日期之前,推出自己大厦的管理规则,禁止大厦范围内吸食大麻。 ■全国19岁以上人口中,有29%表示曾经吸食过大麻 吸大麻习惯随社区变化 Environics Analytics发布的题为“大麻观察”(CannabisInsights)数据报告,试图了解大麻合法化之后,消费者和大麻吸食者如何看待及如何在社区层面使用和消费大麻。调查于2018年3月进行,共访问4,880位受访者。数据显示在全国19岁以上人口中,有29%表示曾经吸食过大麻。在35岁以下国民中有41%表示曾经吸食过大麻。 Environics Analytics创办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凯斯特(Jan Kestle)表示,在众多与大麻有关的意外中,有一点最突出的是大麻消费习惯,不仅随地区发生变化,即使在相邻的社区也呈现出显著不同。 “以温哥华为例,全市范围内有近4成19至34岁的民众表示吸食过大麻,但各区的吸食情况有明显不同。在温市3,045个社区中,吸食者超过人口比例45%的社区集中在549个,占15%。吸食者占人口比例不足30%、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社区数目,约是这一数字的至少一倍。高比率区和低比率区往往是相邻接壤的社区。” (该文由麻正经转载源自:“TorontoNo-1Home”,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无意侵权,若转载请注明出处,若不妥请告知下架)

难以根治的“美国病”——从另一角度观察美国政府为何将大麻合法化?

数据显示,超过5000万美国人在过去一年内使用过毒品或滥用精神类药物。毒品泛滥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分析认为,美国利益集团、官僚体系、党派斗争、社会文化等多重因素错综交织,导致毒品问题愈演愈烈。 美国疾控中心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因过量吸食毒品而死亡的人数正在迅速增长。2020年9月至2021年9月期间,约有10.4万美国人死于吸毒,而2015年这一数字为5.2万。美国医学会董事会主席博比·穆卡马拉呼吁美国政府采取行动,修改导致滥用毒品的相关法规,“否则将会有更多的人死亡,更多的家庭遭受本可避免的悲剧”。 “美国毒品泛滥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致命”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毒品消费国。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统计中心的数据显示,在12岁及以上的约2.8亿美国人中,有3190万人在过去30天内使用过毒品或滥用精神类药物,超过5000万人在过去一年内使用过毒品或滥用精神类药物。医学期刊《柳叶刀》近日发表的一项研究预计,未来10年,美国可能将有120万人死于毒品过量。 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称,美国上班族中毒品尿检呈阳性的人数创20年来的新高,比2020年增加了8%以上。由于劳动力短缺,用人单位不得不降低招工的体检标准,而且这一现象将长期存在。 美国疾控中心2021年1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4月的过去12个月,美国毒品吸食过量死亡人数超过10万,激增28.5%。资料图片 “美国毒品泛滥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致命。”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称,除大麻、海洛因、冰毒等传统毒品外,以阿片类处方药物为原料的新型毒品正在流行。数据显示,2020年,六成以上的药物过量致死案例都与阿片类药物芬太尼有关。毒贩将传统毒品与芬太尼混合,制成毒性更强、危害更大的新型毒品,加剧了毒品泛滥危机。 难以根治的“美国病” 一方面毒品泛滥不断加剧,另一方面美国一些地方却在推进毒品合法化与非刑事化。2021年11月,纽约市成为美国首个宣布设立“毒品安全消费场所”的城市,即允许“人们在专业工作人员的监督指导下使用毒品”。2021年7月,罗得岛州通过法案,允许吸毒人员在指定场所及医护工作人员的引导下使用非法药物及毒品,10月份又宣布将设立全美首个“毒品注射中心”。马萨诸塞州、加利福尼亚州等多地也在考虑类似做法。美国卫生部长贝塞拉对此的态度是,联邦政府部门不会阻挠各州类似计划。 毒品泛滥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诸如家庭危机、暴力犯罪、代际贫困加剧、种族歧视加重、儿童心理创伤等,成为难以根治的“美国病”。分析指出,美国利益集团、官僚体系、党派斗争、社会文化多重因素错综交织,导致毒品问题愈演愈烈。 美国大麻合法化地图:深绿色为娱乐大麻与医用大麻合法的州,浅绿色为医用大麻合法的州。资料图片 美国联邦和各州政府都宣称要严控毒品问题,但在各种利益集团游说下,实际上未能采取实质性举措。联邦各州有自己的立法机构,刑事和民商事立法权基本属于各州。以大麻为例,截至2021年6月,美国有18个州实现了非医用大麻合法化,另有13个州减轻了对非医用大麻的刑事处罚。2021年2月,俄勒冈州成为美国首个对持有海洛因、冰毒、可卡因等“硬毒品”非刑罪化的州,民众持有少于1克的海洛因或摇头丸以及少于2克的可卡因或冰毒等情况将不再视为犯罪,取而代之的是100美元的罚款或健康评估。一些吸毒者因此移居俄勒冈州,以逃避法律处罚。 美国大型医药企业投入大量资金,资助一些专家和协会兜售“阿片类药物无害”论,鼓动药店大力出售、医师滥开处方,推动毒品合法化。一些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染上毒瘾。“公开秘密”网站根据美国参议院的公开数据分析,2021年,20多家大麻企业支出的游说资金高达428万美元。《福布斯》杂志报道说,2020年美国大麻合法销售额达到创纪录的175亿美元,较2019年激增46%。美国一家大麻企业副总裁科里·罗思柴尔德说:“我们不需要说服人们相信大麻,我们需要的是说服他们合法购买。” “毒品问题正在向错误的方向发展” “毒品问题正在向错误的方向发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文章指出。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凯瑟琳·凯斯表示,美国毒品泛滥问题加剧的趋势难以逆转,因为“毒品销售网络以及上瘾已经成为社区的一部分,这不会一夜之间就消失”。10年前,在所有50个州,非医疗用途的大麻都是非法的,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州批准个人可以出于“娱乐目的”使用大麻。一些地区还通过毒品罚款反哺毒品成瘾治疗,甚至通过毒品合法化增加财政收入。 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卡罗尔·格雷厄姆指出,包括吸食毒品过量导致的“绝望死亡”在美国越来越多,而这不仅仅是健康危机,还意味着经济危机或社会危机。 (由麻生大郎引自证券时报,不代表本站观点,不做投资建议,若有侵权请告知下架)

美国推动全国大麻合法化

当地时间2022年4月1日,美国众议院以220票赞成、204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立法,将大麻在全美范围内合法化,并取消对拥有或分发大麻者的长期刑事处罚。 据美国《国会山》日报网站3月31日报道,该法案的支持者认为,在联邦层面上使大麻合法化只是反映了多数州的现有政策。 报道称,皮尤研究中心去年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高达91%的美国人支持至少出于医疗目的的大麻合法化。因此,民主党人认为,在11月中期选举的背景下,这项法案对民主党有利。 报道指出,这项法案将取消与大麻相关的刑事处罚,并删除个人此前与之相关的犯罪记录。 美国在大麻的路上越走越远,全美皆麻即将来临,是好是坏?您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