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华人结伙种大麻 中国洗钱组织介入

2020年10月13日,华人跨州运大麻被捕起诉,被国土安全部特工没收1,200磅大麻、49万美元现金、现场用于包装大麻的工具,以及记有7个中文名字、毒品数量、电话号码的字条。(取自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起诉书)

疫情过后,华人社区各行业却发现复工难,找不到人手;黑市大麻,竟成了华人赚钱新行业,“谁还做装修、餐饮业”?美国缉毒局六年调查,发现全美毒枭基本都将“洗钱业务”交给中国人负责。

国税局惊觉:原来中国的洗钱组织正在美国非法种大麻;大麻合法化反过来推动大麻黑市,民众成选票牺牲品;成瘾危机助长更高效大麻,政府发“大麻财”的麻烦才开始……

中国人做什么事都喜欢扎堆,哪个行当有钱赚,就都奔这个行当而去。随着市场的全面重启,纽约华人社区许多老板陷入窘境,无法招聘到足够人手,因为许多人都扎堆到外州种大麻去了。

纽约华人社区什么时候开始的“大麻致富梦”?自从1996年加州成为第一个实行医用大麻合法化的州以来,华人社区发生了什么故事?

*01:中国洗钱组织介入大麻生意

2020年10月,一名自称彼得的人在华人社交网站上发出信息:急需换人民币。一名讲国语的缉毒局(DEA)特工和他私聊,彼得的汇率比银行更有吸引力,可当面交易,而且可以在一两周内兑换6万美元。

双方约好,特工先将人民币转入彼得“嫂子”的中国账户,然后特工向接头人领取等值的美元现金。

这类地下钱庄的运作完全不需要通过美国金融系统,没有发生物理流动,以对账的形式就实现“两地平衡”,引发执法人员的深入调查。

2020年11月5日下午5点多,两名“换汇黄牛”张林(Lin Zhang音译)和陈燕(Yan Chen音译)如约现身,特工在翻开张的手机时,看见大麻植物的照片和手写的大麻种植时间表,最终没收了两人带来的4.6万美元现金,认为其现金来源自非法制造和分销大麻。

检察官办公室提供给的一份长达24页的阿拉帕霍县(Arapahoe)大陪审团的起诉书称,美国缉毒局经过长达六年的调查发现:中国洗钱组织已成为贩毒组织所利用、并在整个美国处理毒资的“主要的洗钱管道”。

“特别是,科罗拉多州、DEA和美国国税局意识到中国的洗钱组织正在非法种植大麻,并使用一个模式清洗其非法黑市大麻收益。”检察官说,这些资金通过中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进行兑换,用电子钱包刷二维码,就可轻松将他们的利润汇回中国,再以亲友馈赠等方式“正当”流转回来。

起诉书指,在投入购置非法大麻屋的资金来源中,有一部分是来自中国大陆,而洗钱组织则帮中国人避开中国每人每年只能汇款5万美元的外汇管制。换言之,大麻成为一种筹资方式,促中国大陆投资客将钱投入美国非法大麻市场,并起到地下钱庄的作用。

调查揭示,大麻种植由三方运作,其中核心方为金主,在财务上负责搞定种大麻的屋子(买房或租赁),以及扩建、维护和运营费用,包括租金、电力设施、种植用品的开销。其次为负责大麻种植技术的人,管理大麻的生长阶段、环境因素、营养成分、病虫害控制、大麻修剪专业知识以及数月的种​​植(大麻一年收成四次左右)等,再一方就是劳工。

在本月10日的新闻会上,负责起诉的第18司法区地区检察官凯尔纳(John Kellner)将该案描述为“带有大麻成分的洗钱案”,“我想强调的是,虽然这是我们科罗拉多州的一个微型小区……但我们相信这是在整个美国的宏观层面上发生的。”

*02:华人扎堆种大麻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纽约成疫情重灾区、百业停摆,大麻却生意兴隆,大批华人失业人口涌向外州的大麻农场,追寻起“种麻致富梦”。

疫情过后,纽约经济重启,华人社区很多老板却“招工难”——原来的员工很多去外州种大麻了。受影响的不仅仅是中餐馆和装修队,而是各行各业。

“我最近头疼得要死,手上有很多活,却找不到人去做,有一个跟了我很久的师傅,说老板下周一我不来了,要去OK州(俄克拉荷马州)种大麻。”在布碌崙开电脑店的凌飞说,他一听就懵了:“在这边好好的几千块钱工资,你不赚?”

另一名匿名接受采访的某华人互助组织负责人Lu说,很多中餐馆招不到人,因为种大麻一个月工资四五千美元,而餐馆工月薪才三千多,还不如领救济金,谁不想多赚点钱呢?

大麻种植者在朋友圈里招兵买马、交流信息,人脉圈四通八达的Lu知道了不少事。原来,加州自1996年成为第一个实行医用大麻合法化的州时,就有华人开始种植大麻,发现大麻非常容易赚钱。有人一两年内赚了很多钱,把钱又投入到种大麻,扩大规模继续种;有人赚到就“收摊”。

Lu说,做这一行的“发达得快,破产得也快”。因有利可图,现在更多人涌去外州、扎堆种大麻,但利润不如早期那样丰厚,竞争大,“现在不容易发达了。”

“最近很多人又回来了,赚不到钱。”Lu说,失败的原因大约有四:警察“打击”非法种植园,抓人毁苗;种出来不能卖、卖不出去;种亏损了,投入成本高但种出来的成品质量差,没赚到钱;在收成前夕,大麻被人抢走,因非法经营,又不敢报警。

他说,朋友大都通过农场主招商的形式加入,也就是别人买的地、搭建厂房,一个房间、一棵苗多少钱,卖给你,或者你投钱“入股”,大股东“做会”取得资金。参与跟会的,向有钱的亲戚借钱入股,坐等“发达”。一个大麻种植项目,背后往往有大量同乡出资参与。

有些华人误以为这些州大麻合法化等同于大规模种植大麻也是合法的。也有些人明知非法,但在暴利的驱使下,冒险投进去。

经营电脑生意的凌飞侧面证实,大麻种植业的繁荣,使得利润空间缩小。“我的客户中就有一些是早期在加州做大麻生意的,是国家稍微放开的时候他们就跑去做了,他们现在感叹越来越多的州放开后,他们的利润其实是慢慢变小了。”

华人扎堆到OK州种大麻,以至于俄克拉荷马州西北部的土地被华人大麻投资者哄抬到原市场价格的四倍。当地媒体《伍德沃德新闻》(Woodward News)3月末报导,OK州商业联合会和参议员、众议员开会讨论该如何修改立法,规范华人投资者的行为。

俄克拉荷马州宽松的医用大麻法,使该州成为种植大麻的“狂野西部”。当地众议员Mike Dobrinski在会上表示,“很明显,黑市大麻正在迅速取代我们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医用大麻。”

*03:在缉毒行动中被捕的华人 各地都有

大麻合法化催生出一条龙产业,包括非法种植、跨州贩运、分销和洗钱,业务规模越来越大。

今年4月29日,五名华人涉嫌跨州贩运大麻在皇后区落网。

2017年11月28日,华盛顿州警方突击搜查涉嫌非法种植大麻的场所,54名中国人被逮捕。调查人员认为,这些非法种植的大麻主要运往美国东海岸市场,尤其是纽约。

虽然很多州已经将种植大麻合法化,但收成的大麻不得运出州界,跨州运输和贩卖毒品是比非法持有和吸食毒品还要严重的联邦重罪。

为什么要冒险跨州运大麻?原因很明显,追逐利润。从合法州出口到仍然非法的州,在黑市上可以赚更多的钱。加州大学农业问题中心的研究人员在2017年关于大麻合法化的经济影响的论文中估计,80%加州种植的大麻都通过黑市销往了出价更高的外州——那里永远不会被征税或监管。

跨州运大麻的利润有多高?2016年3月纽约警察逮捕布碌崙华人菲利普‧冯(Philip Feng)和维克多‧白(Victor Bae),从他们的货车和仓库内找到400磅大麻,两人后来认罪。据纽约市警察局和国土安全部发布的声明指,这两名毒贩每年从大麻交易中获利1,000万美元。

在大麻合法化的州,业者要申请执照,州政府试图建立“可追溯系统”从种子到销售追踪每一株合法的大麻,每株小苗要获得州府发放的编码证明,整个生长信息甚至在哪个房间都要记录。成熟采摘后的克数,也需要向政府报备,以免流入黑市。

毋庸置疑,遵循这些法规需要人员和资金,最后还要上缴大笔的税。可想而知,政府希望通过大麻合法化与低成本和无处不在的黑市竞争,并不容易。

在缉毒行动中被捕的中国人在美国各地都有,为数不少。大多与黑市的非法买卖、私种大麻、跨州贩运和洗钱有关。

*04:大麻合法化 注定是一场灾难

“要想真正多赚钱,一定是打擦边球。”凌飞说,他反对大麻合法化就是这个原因,“只要你开了一个口,他们就会走灰色地带。看起来美好的规划,终究要输给现实。如果你把一切都建立在一个你认为人们都会老老实实守法的前提下,那么它注定是一个悲剧,甚至是一场灾难。”

凌飞说,据他了解,很多业者并不是真正老老实实按法规来赚钱,例如业者拿到100棵的执照,他会种1,000棵、1万棵,在合法掩护下经营非法交易,合法与非法混杂,偷偷摸摸参与黑市,“靠这种方式来赚钱。他们会去申请一个比较低廉的牌照,真正他考虑的是另外一回事。”

为了防大麻盗贼和降低被政府(用直升机巡逻田野)发现户外种植的风险,许多业者转为租用民宅或买房,在室内使用人工灯光种植大麻。用灯泡代替太阳,用风扇控制环境温度,但是很费电,容易被发现,有些业者就破坏电表并改装,直接连接到电网,不经过电表,偷公共用电。电力公司只能检测到电力消耗巨大,但是找不到源头。

这样一来,室内种植大麻的规模就相当宏伟,黑市大麻业变得更加活跃,让警方不堪负荷,管不过来。执法人员的现有资金和监管机构,难以快速应变、遏止这个庞大的供求网络,“你是根本拿不到那么多人的。”凌飞说。

他解释,“如果政府真的投入这么高的执法力度,成本会非常高,还不如一开始直接禁止毒品。立法者想把毒品纳入监管,最终变成一个需要浪费更多官僚成本的事情。所以这个口一定不能开,否则会不可收拾地一路狂奔下去。”

凌飞说,中国人做事没有很强的法治意识,例如华人社区有很多地下钱庄,走钱很方便,他们的想法是:只要能够绕得过去的法规,他都可以想办法去绕,自认为“被逮住的概率很小”。

“美国人觉得放一个严厉的法律吓阻,可打消人犯罪的念头。但是中国来的第一代华人的思维不同,他算机会成本,觉得老外怎么会有这些很蠢的制度啊?他要钻漏洞。万一这个执法落在他身上,他就说倒楣,是他的运气问题,跟买彩票一样:哎呀运气不好进去了。”

他说,那些种大麻的中国人,基本上自己不吸大麻,“他们也会跟自己的小孩子说,你不要吸大麻啊。但是他认为对旁边那些人可以,那是别人的事。他们干这一行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为了赚钱,他不去想这个大麻会害其他的小孩上瘾,也不去想这个大麻怎么危害美国,他自然而然就会把这东西剥离开来,让自己继续心安理得地赚钱。”

他认为,第一代华人的“难民心态”和思维定势,需要时间慢慢转变,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太高的道德标准,他们是不提倡的,那不是用来指导普通人的做法。中国传统文化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虽然思想高尚,但现在只能挂在墙上,不能用来指导普通民众。”如何让华人更多地关心公益,他觉得,这取决于环境,在于社会的熏陶而形成。

*05:金钱的诱惑 重蹈覆辙的华人

2010年7月1日,在法庭宣判前,邓发因(Fayin Deng音译)向法官呈交求情信。他写道:“我现在了解到,一旦沉迷于金钱,无论最初的需求有多大,都永不知足。”

根据起诉书,邓发因和六名表亲在科罗拉多州经营中餐馆的同时,还在多地中产阶级社区购买了至少9个独栋的住宅用来种植大麻。他们把贩毒所得的金钱,利用餐厅洗钱,再把大批的现金从美国转汇到中国。这些方法使得他们的非法所得非常顺利地变为合法收入。

邓发因写道,他陷入轻松赚钱的畅快中,难敌诱惑,无法自拔,“给关心我的家人带来这么大的痛苦,我无比抱歉。”

29页的求情信中,邓发因详细描述了他童年的极度贫困,以及与他所犯罪行的关系。他在写给法院的信中说,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快渴死的人,当他终于找到水时,他会淹死自己。他的亲友写道,在美国取得成功的邓发因寄钱回国帮助家人朋友,“是一个大好人”,只是“一时头脑糊涂,想多赚些钱来扶助那些贫苦的人”,希望法官“原谅他一时的过错”。

邓发因的律师认为科罗拉多州有关大麻的法律环境,显然促成了邓发因做出错误选择,“(当地)数百甚至数千人都追逐种大麻、卖大麻的发财诱惑。”“没错,他很享受这个从一无所有到成功在美国当老板的角色,不仅可以在这里雇用人,还可以寄钱帮中国的亲友。”

邓发因2010年认罪后获得减刑,只需到联邦监狱服刑18个月。邓发因向法官表达了悔意:“现在回想起来,我看到我有机会做对,但我却没有这样做。我财迷心窍,还告诉人赚这种钱有多容易,让他们也加入,我感觉这是我做过的最糟糕的事。”

然而就在上个月,距离他第一次入狱服刑近12年后,邓发因夫妇再次被联邦大陪审团指控参与了黑市大麻计划。两人6月9日在丹佛的联邦法庭过堂,双双不认罪。如果罪名成立,他们将面临最高40年的联邦监狱刑期。

*06:民众成选票牺牲品

大麻合法化,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左派政客描绘合法化将消除黑市大麻,并带来可观的财政收入的图景,与事实相去甚远。

大麻市场研究公司New Frontier Data本月14日报告,在商业大麻合法化18个月后,伊利诺伊州的非法市场继续占据主导地位,一些专家估计其价值超过40亿美元。New Frontier Data估计,今年伊州的黑市大麻交易额将超过22亿美元。

黑市不受监管、逃避缴税并且可能与犯罪网络有关,暴利行业往往催生暴力罪行。而大麻合法之后,迅速扩大瘾君子人数,大麻黑市比官方价格便宜,反过来又助长了黑市大麻的生意,更多人去黑市买大麻。政客力推大麻合法化给出的理由,通通无法实现,民众成了选票牺牲品。

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一名律师科里(Robert Corry)6月9日在康州媒体《The CT Mirror》上刊文说,自己曾帮助起草的法案于2012年使科罗拉多州大麻合法化,他还帮助设计了实施条例,但他并不感到自豪。因为10年后,科罗拉多州出现了一个受政府保护的毒品交易行业,“对公众和地球都不利”。科里坦言,当初的“合法化只是政治噱头”。

科里指出,科罗拉多州从大麻获得的税收占比微乎其微。而治疗费用、生产力损失以及中毒和成瘾增加的其它外部因素,以及对儿童的伤害,都急剧上升。“科罗拉多州变成了一个全国性的笑话。科罗拉多州现在是大麻的代名词”,从大麻中获得的是“净亏损”。

科里敦促康州别让势力强大的大麻游说团体在康州立足,因为左派甚至要对大麻做基因改造,提高大麻素(THC,四氢大麻酚)的水平。大麻的毒性与致瘾性就取决于其THC成分的高低。

*07:合法化的各种危险信号

现在又出现了新的、更有效的大麻种类,令人担忧。科罗拉多州公共卫生和环境部最近发布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中,该州年轻人使用大麻电子烟和其它浓缩物(俗称dabs)的情况猛增。这种大麻可以含有高达99%的纯THC(大麻素),这种精神活性化合物会让使用者感觉“兴奋”。而在90年代中期以前,THC的平均含量从未超过3%到5%。

对青少年而言,更容易得到这些大麻毒品,将引发更严重的社会问题。ABC7号丹佛台5月4日报导,在科罗拉多州将休闲大麻合法化近九年后,丹佛一名青年自杀,他的家人认为是强效大麻的作用。

纽约上州的毒物中心(New York Poison Center)日前也警告称,与幼儿摄入大麻有关的求助电话急剧增加。根据该中心的数据,在2011年至2016年期间,每年接到两到四通关于6岁以下儿童误食大麻的电话。2017年开始这个数字上升,今年前五个月,该中心已接到43个此类电话。幼儿误食的大麻看起来像软糖、饼乾和巧克力蛋糕。

纽约州长库默今年3月31日签署了一项法案,将成人使用的大麻合法化,成为全美第15个大麻合法化的州。纽约的大麻潘多拉之盒正在开启。反对者担忧:大麻合法将给道路安全、青少年成长、社会治安带来负面影响,其破坏力将抵消税收收入的作用。

(以上图片引自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办公室起诉书,文章引自网路,不代表本站观点,若有侵犯请告知下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